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一个六度的例子 - []

CZ昨天在她的日记里提到了去铁二中碰钉子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还是挺理解对方学校的态度的,所以也没有觉得特别委屈之类的。事实上,那天当我和校长提出来有北京的学校愿意和我们展开通信的时候,他就没问我是怎么联系的,我已经很感激了。要是问了,我恐怕只能这么说“从网上看到了我们学校的事情,觉得很受感动,于是和我联系了。”否则总不见的说是我的朋友吧。(当然,我相信校长是不会像那位教导主任一样,说“女朋友?”的,:P)

朋友”这个说法,给人听起来总是不太牢靠。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要是我是学校领导,恐怕我的想法也是一样吧。朋友的关系并不是一种正式的工作关系(当然,可能在某些语境中这么认为),多数情况下,朋友带有更多的私人性质。但是如何把这种私人的关系延伸到实际的工作关系中呢?其中的差距又多少?我想也没有个定论。因为朋友关系本身就不是一个刚性的定义,它的伸缩性很强,哪怕打过一个照面,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认为是朋友,而莫逆之交也是朋友,其中的范围太广,无法被简单的定义。

而且,一旦我接受你的朋友,意味着某种信任关系的达成,先不说现实生活中的情形,就我和CZ的例子来说。这样的信任关系可以维持吗?如果说,我和CZ可以通过网上的通信,blog,IM(现在还没有,这恐怕是最不可思议的)来建立友谊和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已经被证明可以延伸到现实生活中,但是我们身边的朋友,同事,家人都能接受这种信任关系的延伸吗?这恐怕很难说,也许和我们同辈的朋友们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长辈或者对于网络没有很深理解的人可能未必能够认同这种关系。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那位教导主任会认为“如果是男朋友就没问题”吧。除非是某种私密性很强的联系,不然在一般人的眼中,朋友实在不是值得信任的工作基础。

若是把范围局限到六度或者blog,SNS的范围内,虽然我们一般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建立的联系是比较可靠而真实的。但是这恐怕也要看究竟其中牵涉的利益(不喜欢这个词,不过好像比较恰当)在怎样的范围之内。如果只和个人有关,那么关系并不大,因为最多是个人的信任遭到了损害。如果有实际的利益在其中,比方我们这个例子中,教导主任是要为学校的工作负责的,他对于这种关系持审慎地态度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一旦牵涉到利益,随之而来的就是责任,任何的人变得保守而谨慎都是正常的。因为朋友关系是不用被追究责任的,而法律所规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却是无法被推脱的。

但我们如果换个角度,如果教导主任答应了,他会要负怎样的责任呢?这又很模糊,我还想不出这其中可能出现的事故诱因(当然,这大抵是因为我没经验)早上和OCEF(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Jenny说起这个事情,她就揶揄北京的学校都比较胆小,而南方比方说广州那里就挺开放的,这类事情很好说。这一方面有地理因素,另外我想大概是“理念”,总体上来说,学校(政府岂不也是?)是比较保守的,一切以“稳定”为前提(好熟悉的词)。他们更愿意在既定的路线之内行走而不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其中又以领导为甚。而要改变这种倾向又岂是教育的事呢?


Posted by at 09:09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老年人俱乐部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今天又轮到了教研组会议。这个会议一般是一周到两周一次,内容就是统一课程进度啦,或者是检察备课和作业布置情况等等。不过一般我们都私下把它叫作老年人俱乐部。我们,就是指经常在一起的年轻老师们。

为什么?因为一般年轻人是不会主动说话的——辈分的观念在学校很强的。而老教师们,基本上都是老油子。每次开会,说上5-10分钟的正题,就开始“片”(这是本地方言,就是唠磕,扯谈,聊天的意思)。说是老年人,也不尽然,大致上喜欢说话都是中年以上的老师吧,而且农村人显老,50多的跟6,70的差不多。说话的内容从你家种了几颗苹果树,今年的玉米卖了多少钱,新衣裳在哪里买的,到谁谁谁村子的谁谁谁去哪里干了啥啥啥。或者是买5块钱的车票可以坐车到什么地方。秦岭的那面是哪里。说得最多的还是学生。谁又犯事了,谁上课不听话,谁学习好。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他们的记忆力。谁是谁的哥哥姐姐,或者哪个学生的家长以前是谁的学生,全部记得一清二楚。最厉害的就是一说名字,马上就有人知道是哪个村子哪家的小孩。

刚开始的时候我挺反感这会的:简直是浪费时间嘛。而且因为语言的障碍,我很少听得懂他们说的内容。可是随着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发现听老人唠磕挺有趣的(莫非我也开始老化了-___-),这是一个了解本地风土人情的绝好机会。老人们的阅历都很深,几十年以前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学校以前的事情也都能说上来。对于镇周围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到。而且对我这样没有经历过农村生活的人来说,也是了解农民们平时都关心些什么的好途径。而且由于我基本上把他们的对话当做英语听力来做,现在一段时间下来,也是进步迅速啊。他们的方言我基本上都可以了解了(虽然还不太会说),哈哈。导致milonglong现在都不敢在房间里面和他女朋友打电话说情话了,那天他窝在被子里说了句肉麻的话,被我当场翻译出来,搞得不好意思了半天。

不过就算能听懂,我也基本上不插话,除非人家问我。我去教研组长的屋子,基本上就是凑人数的。坐在那里,看着两边的老师们口若悬河唾沫也飞一点,时不时地左右转动我的脑袋以达到最佳收音效果,也保持清醒(这是很重要的,应为经常在他们的聊天中我开始犯困)。有时候一旦他们说得快了,就需要快速转动头部,或者向年轻老师小声请教他们讲的内容。也算是每周一次的娱乐活动吧。


Posted by at 10:57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Edit |

两个报告 - [Inner_World ]

拿到了期中考试初二和初三年级的总体成绩。用SPSS做了一个描述大体状况的图表,然后EXPORT成HTML。现在打包上传。怎么说呢,总体看来,除了英语很差(不是一般的差)其它的科目都好像还可以的样子?

但是我想提醒一下,在阅卷中,水份是非常大的,我敢非常有把握的说,在阅卷中,至少有80%的卷子阅错,判错,加分加错。而且,特别是语文和政治等文科,因为老师非常少(全年级一个老师)阅卷的时候请了许多快要退休的老教师来阅,这批阅的程度可想而知。像语文这样的科目,因为学生所写的字根本认不出,所以批改的尺度把握……也只有老师自己知道了。

仅供参考。

这是八年级的,这是九年级的


Posted by at 11:38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算帐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今天anle给我算了笔帐:在一个网吧上网,付40块钱办一个会员。可以得到50小时的上网时间。(以后是5块钱6小时)。
在学校上网,一年学校要交40块的信息技术费。以一节课40分钟计算,一个人一星期可以上到一次网(机),一学期下来,最多是15周的教学周。也就是说,最多上机的时间是40×15=600分钟=10小时

相比之下,同样的价钱能够在网吧上到更多时间的网(意味着可以玩更久),那么谁还愿意去学校上网呢?而且,学校还不是每次都让学生上网,那么更加加剧了社会网吧的吸引力。我想要是每个学生都这么算,恐怕没有学生愿意付钱给学校了吧。当然,在付学费的问题上学生是没有选择的(但是他可以选择不读这个学校)。而且大多数人也不会花40块钱去网吧做会员。

那么他们为什么愿意付钱给学校呢?


Posted by at 15:14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blog统计 - [Tech_Geek Blog Google ]

google-analytics

用google新推出的Analytics对自己的blog进行的分析。非常直观,统计图看着也舒服,不过好像和51.la的统计出入挺大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统计方法不同以及代码不一样的关系。google的这个系统速一流,就是搜集数据的时间稍微长一点。


Posted by at 10:0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童年回忆 - [Inner_World ]

R0015922

我记得在自己小的时候,大致是上幼儿园的那段时间里,用的杯子都是白瓷烤漆(时不时这么说的?)后来到了小学,这样的杯子就逐渐不见了。不过我心里总是对这样的杯子存有最美好的幻想。白色小巧的,绝对耐用。说不清楚是为什么。这种杯子(缸子)以前好像只有在父母单位或者工厂里面工作的亲戚有发,外面还买不到。

那天在学校的同事那里看到他有一个,用来吃饭的。眼睛唰就亮了,死乞白赖地央求他也给我买一个。同事当时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可是没想到这玩意现在在农村也不怎么好买。他说他转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瞧见。本想在回上海之前买个带回去的,结果也没有如愿。直到上周,FR她们去镇上上会的时候,居然在一家小杂货铺里面看到了。还是最后两个,当她们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说买啊,大小都要。结果她们就给我买了两个回来。大的3块,小的1块。老板还说,这东西现在不好卖了。因为本来进价(小的)9毛,现在进价变成1块了,要是卖1块2还没人要。真好便宜我啊!圆小时候的梦想。

PS:最近感冒了(希望不是禽流感),大脑比较迟钝,写得都是不痛不痒的文章,大家见谅了。想周末的时候抽空把学生的试卷做个整体性的分析。不过数据比较多,可能比较费时。


Posted by at 09:52 | Read more | Comments (5) | Trackback (0) | Edit |

冷静一下 - [Inner_World ]

好吧,我承认自己昨天的言论比较激烈。对于一个年纪都可以赶上我父亲的老教师(何况是领导),我的发泄并不是很厚道。更何况我的文档中还留下了他的名字,这是不尊重他的。就像我爸说的,“农村的人把一件任务教给你,并非只是利用你。同时也是一种信任。”我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当时给气昏了头,满脑子都是不爽。现在想来,的确,要是他不信任你,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工作给你做的——这些天区督导组来检察,事关学校大事。更重要的是理解老师的难处(虽然这听起来很像是借口),毕竟让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写什么论文并不可能,可能唯一会落下口舌的就是拿本93年的杂志吧。不过,这可是学校唯一的英语读物。

之所以自己反映那么大,恐怕是出于对自己私人空间的重视吧。我宁可在自己空闲的时候给别人帮忙做事,也不愿意在自己已经计划好的时间表中做一点点的小事。这也看成是文化冲突。因为在这里,私人空间这个概念几乎是不存在的。大家每天都在一起,随时可以进入别人的生活。不像在上海,各自都尊重别人的隐私。但是这又是我一直无法接受的。我总是想尽办法躲避各种“不必要”的事务,比方说无止尽的聊天啦,喝酒啊什么的。可即便这样,我所能享用到的属于我自己支配而不被人打扰的时间还是很少。

所以,各位如果也想做一段时间的志愿者的朋友们,请作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对现实有了足够的预期,就不会失望太多。现在我已经平静下来了,其实你接受了它也并无不好。起码让我和当地的老师们拉近了距离。人和人相处,总得做些自己不情愿的事情。


Posted by at 10:41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I'm back home - [Inner_World ]
休息,顺带准备明天网志年会
Posted by at 21:48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一件小事 - [Inner_World ]

我觉得到了YG以后很锻炼我的一点就是,很多事情我被迫去自己做决定。以前总是别人能代我做就做,自己能躲则躲,但是在这里,并没有能够依靠的人。时常也发觉自己的社会经验实在太少。

昨天晚上在房间里给学生出期中考试的复习资料。Milonglong回来说他给班上的学生印了一套题,准备做个测验。我问他哪去印的。他说在高中那里,1毛钱一张8开的大卷子(还能正反两面都印)两个班级140个人,他自己掏了14块钱。我说好啊,我也正在出卷子呢。上次学校的油印机打印质量实在太差,我再也不想用了。宁可花点钱,图个方便。而且十块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正想着星期几去印呢,ZTT来了。他说如果去阎村的话只要7分就能印一张。还答应如果我有需要,他可以代劳。不过他问了一句“谁出钱?”

“当然是我自己啊。”

他说,那就是你不对了,你要问学生收钱,而不能自己掏钱。我奇怪了,我自己愿意出钱,为什么还要学生掏呢?

他说,如果你掏了这次的钱,下次别的老师也要给他们出卷子,要他们出钱,学生会怎么想?这点钱对你可能不多,但是不能每个老师都免费给学生印卷子啊。他们总是会收钱的。这样一来,学生心里就会有想法。为什么这个老师收钱那个老师不收钱。他们就会觉得这个老师好,那个老师不好。学生是不会把话藏在心里的,如果表现出来给老师看到了,其它老师会怎么想呢?你只在这里待一年,你对学生好,那你走了以后,他们对于以后的老师会有什么想法?

我越听他的话越觉得好像是我自己做错了。但是我以前从未想过,自己的好心(这次是纯粹我自己掏钱啊)也可能带来不好的后果。Milonglong也越发觉得他不收钱的举动好像欠妥,而且毕竟他是这里的专职教师和其它的老师抬头不见低头见。那我们究竟错在哪里呢?我说不清楚,但是朦胧地觉得,这是把简单的个人行为放到一个更大的环境中去以后所产生的。毕竟我做事,受众是学生,而他们会想、会思考、会比较。面对其它的老师,会体现出自己的好恶,虽然这种评判是“公平”的,但是一旦我提高了对待他们的标准,那么其它老师除了跟进之外,就没有办法,不然就会被认为“坏”我不知道这在人际关系中叫什么,但是起码,这让我以后在做事的时候多考虑一点。

有的时候不能对学生太好。是不是这个理呢?


Posted by at 18:31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这大概就是六度分隔吧 - [Inner_World ]

刚才没事在blogbus的tag搜索中查找有关志愿者的内容内容。大多数都是我自己写的文章,不过偶然看到了这个:怀念一个最尊敬的人。竟然是幽浮写的。幽浮是BLOGBUS的一分子,和她认识是源于最早的blogbus top 10推荐,她写了关于我的blog的总结。那时候我还没有来陕西,写的大都是自己的生活。也算是颇投缘的。不过后来一直没有联系。

十一的时候她还问过我要不要从上海捎东西到西安,因为她正好要去,虽然我没什么需要的,但是还是非常感激这样一个远方的朋友:)。看了她的文章,发现竟然她以前在温先生的公司工作过。这个世界实在太小了!

志愿者、黄羊川、温世仁先生、农村、教育、朋友,就通过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串联在了一起。

That's how web connects us.


Posted by at 19:35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2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我的古怪想法和想做的事情
我的Del.icio.us摘要
我的照片
www.flickr.com
makzhou's photos More of makzhou's photos
我正在读
我想读的书
我喜欢的音乐
最近听的东西
barometer's Last.fm Weekly Tracks Chart
留言板
除非特别声明,
版权宣告采用:
Some Rights Reserved
中文创作共用协议
拷贝本站内容敬请:
1.署作者名及链接
2.确保非商业用途

中文网志2005年会      下载Firefox浏览器 Subscribe with Bloglines



Subscribe in NewsGator Online

_uacct = "UA-58579-1"; urchinTracker();
Links


Hit Counter

Total:



 RSS 1.0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 20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