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行程 - [Inner_World ]

早上和Vega1号碰面(我认识两个人都叫这个名字,姑且这么叫好了),谈谈他们土豆网的发展和现状。然后莫名其妙给他带去了华师大。3天以前才毕业的地方竟然今天又回去,真是奇妙。两个人在中午的食堂门口分发了几百张的传单,为土豆夏日计划造势。看见一张张熟悉/陌生的面孔在眼前走过,3天的功夫,我已经换了身份。

下午接着赶去交大,见到了FN和黄岩蜜桔。上次见面应该还是寒假的同学聚会。现在的话题无非是工作,出国,前途。坐在交大诺大的西食堂,喝着一点都不冰地饮料。把本来发传单的任务都放到了一旁。1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趁着天色尚好,我们赶紧逃离。我不明白花了100多的打的费到底是来干吗的呢?

早晨在等人的时候把季风又逛了一遍,发现那么多书都想看。不过早就洞悉自己有头没尾的个性,发誓不把上次买的看完决不买新的书。


Posted by at 17:31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胖子 - [Quotation Raphsody ]
胖子难道就不可以装忧郁吗?
Posted by at 07:5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分手 - [Rhapsody 狂想 ]
“我昨天晚上12点半的时候发现我不再喜欢你了。”
Posted by at 22:10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我和他 - [Rhapsody 狂想 ]

早上坐公车出去,一个年轻男子坐在我的前面。他的胡子拉渣,头发也没有梳整齐,带着一副老式的玻璃片眼镜,穿着一件皱巴巴的TEE。手中拿着一个N-GAGE不停地按着,旁边还放着一个《魔兽世界》的大袋子,里面放满了纪念品。

我想,也许有一个长得和他一样在这个平行宇宙的某处活着吧?毕竟不到10年以前,我还发誓要打一辈子的游戏。但是现在我却只是坐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的手指飞快的按动,却没有任何的感觉而已。我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那个世界,应该回不去了。Zea说游戏机是男人的专利,恐怕这些人里面不包括我了吧。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偏离了这个轨道?从而导致今天我不再是他,而他也不是我了呢?有人能够知道那精确分离是在什么时候吗?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把我们彼此之间区分开来,引导彼此走上不同的轨迹呢?我一时为这个神秘的念头而着迷。

或者是我太过多虑。“我”和“他”之间并没有那么多的差别。那一切只不过是我内心的偏见所造成的印象罢了。我始终包含着他的一部分,就好像每个人心中都藏着小时候的梦幻一样。会在适当的时候显现出来。

就当我踌躇于两个念头之间的时候,他,忽然回过了头……


Posted by at 17:48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格言之一 - [Quotation 格言 ]

“唯有大言不惭的谎言才能成功。”

                                                    ——赛佛·哈定


Posted by at 11:2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1) | Edit |

小成就 - [Inner_World 心情 ]

两月份的时候和Tedd一起去看过Nike Sneaker Pimps上海站的展示。回来以后兴致不错,写了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想法。没想到有一天《鞋帮》的编辑vega写邮件给我说可不可以登。反正我以前也没有上过杂志,所以想都没怎么想就答应了。其实这个对我来说稿费什么的到是其次,但是这又是blog帮助我进行“推广”的一次成功示例。

昨天拿到了vega寄来的5,6月的杂志,虽然自己的文章就豆腐干那么一块,但是看在心里还是挺乐的。我室友的女朋友经常往女性杂志投稿,她也写blog,不过就是把自己投不出去的稿子往上面贴。我想不管以后还会不会有人想登我写的东西,blog仍旧是我表达自己思想的首选。

PS: 六月号封面上的mm,真的很清凉……


Posted by at 20:46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一波未平 - [Inner_World ]
 

snapshot from my pc
Originally uploaded by makzhou.
                                                   昨天刚买了新的硬盘装上去,还没来得及格式化呢,没想到我的电脑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屏幕上都是重影,我把对话框来回拖动的话就会变成截图上的那个模样。真是倒霉。

我这块镭9500以前的毛病是经常开机会找不到显卡。现早倒好,开始锻炼起我的眼神来了。不过他也贡献了2年多的欢乐时光给我了,是不是我也应该让它退休了呢?

Posted by at 12:24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I'm a hard-nosed Cynicalism - [Inner_World 心情 毕业 ]

毕业 012
Originally uploaded by makzhou.
OK,我承认自己是一个脾气很倔的愤世嫉俗者,所以我对形式很看重,讨厌装腔作势。

昨天晚上和室友们一起去看了毕业演出。初衷只是想给隔壁的人民加油,因为他和我们感情都不错。再者我们都不是特别热衷于学校集体活动的人。四年以来基本上是抱着能逃就逃得心态看待所有的活动。所以在这毕业的前夕,也想去感受一下“集体”的气氛。

节目很好看,起码有点大学生的腔调。除了传统的相声小品之外。我们这一代的大学生在卡拉OK文化的熏陶下明显有更强的自我表现力。唱歌就不用说了,台风什么地虽然不能和外国人比较,但是也越来越懂得show yourself。

不过在节目的中间所穿插的VCR采访,全部都是学生会的人。

而且,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基本上组织表演节目的也都是学生会的会长们。节目的最后,学生会演艺部的全体上台唱歌。唱着唱着开始抱在一起痛哭。

拿着照相机的我在下面,看看左右两边的人,冷笑。

我对学生会从来没什么好感。除了名字还有学生以外,这个机构基本上就是学校的传声筒。那些部长什么的更让人讨厌。整天到处开会,但是从来不见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唯一的目的就是好在自己的简历上面写上个“从200X年开始担任学生会XXX工作”。我看着VCR的他们对着镜头说着诚恳又真挚的告别话语,简直想和他们一起发发感慨。

然后踹上几脚。

就是这些人成了大学生的“代表”,就是这些人成了表率。他们在舞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着“青春”“离别”,看得我直想笑。他们以为现在还是白衣飘飘的年代?别逗了。大学的好处就是大家都住在一起,不管表面上再装得如何,你内里是什么样的还是逃不过大家的眼睛。

学生会的人其实和新闻里的政府是一样的,说着一样冠冕堂皇地话,想着的都是自己能得到些什么。

所以我无比讨厌他们。

Posted by at 09:44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毕业1 - [Shooting_King 毕业 ]

CIMG0714

每年的6月都是这样。


Posted by at 08:4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难受之一 - [Rhapsody ]
最让我难受的事之一是我身边的人慢慢变得我无法理解也无法理解我了。
Posted by at 23:44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2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我的古怪想法和想做的事情
我的Del.icio.us摘要
我的照片
www.flickr.com
makzhou's photos More of makzhou's photos
我正在读
我想读的书
我喜欢的音乐
最近听的东西
barometer's Last.fm Weekly Tracks Chart
留言板
除非特别声明,
版权宣告采用:
Some Rights Reserved
中文创作共用协议
拷贝本站内容敬请:
1.署作者名及链接
2.确保非商业用途

中文网志2005年会      下载Firefox浏览器 Subscribe with Bloglines



Subscribe in NewsGator Online

_uacct = "UA-58579-1"; urchinTracker();
Links


Hit Counter

Total:



 RSS 1.0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 20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