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日记5

昨天写了点气话,自己算是发泄了。不过事后看看,好像对于学校太严苛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在哪里都可能发生。只是当自己真的碰上的时候,有点无法接受。昨天晚上找了校长谈。他也道出了原委。原来渭南市教育局指派了一个“支教”的老师来阳郭。他希望能是一个计算机老师,可是这次偏偏来的是英语老师。

其实根据校长说,他并不喜欢那些“支教者”,但是教育局硬压下来的任务,没办法。去年他已经拒绝了一次了,今年逃不掉了。对于那些城里来的老师,很显然并非所有的都适应或者投入农村学校的教学工作。举个例子,前年来了一个城里的生物老师。那时候正逢学校的期中考试。农村学校嘛,老师和学生都是住在一起的,晚上才办公。但是城市老师说,我们到6点就下班。每天还要求回渭南过夜。在期中考试结束后的阅卷过程中,他又说6点以后他不办公,除非校长解决吃法,并且发加倍的加班工资。更厉害的是,他还煽动了综合教研组的老师罢阅试卷。一份卷子阅了3天都没有出成绩。这把校长给气坏了,最终把他赶走。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一些城市女教师带来的不良习气。但是并非所有的城市支教者都是如此。听说第一次来的一位体育老师非常优秀,至今给学校老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惜像他那样的老师简直是凤毛麟角。

就根本而言,那些城市的老师,只是把这里当做一个走过场的形式,或者是自己升官评职称的必要手段而已,而没有花心思在真正的教学上面。

所以最终我保住了自己的英语课,同年级一位身体不好的女老师让出一节课(她本来两节)。从这件事情,我也学会了全面地观察人和事务。起码不能什么事情都在房间里生闷气,这样于事无补。我仍然相信,只有不断的沟通和理解,才能促进每个人更好的对待别人。而这需要自己首先付出。

哪怕以上都是校长编出来的理由,我也相信了。一来我本身就不是记仇的人,二来起码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看出了他的真诚。至于事实真的是否如此,倒显得不重要了。至少对我是这样。我现在又恢复了干劲和好心情。我还是向以往那样对待身边的人和这所学校。



Posted by at 17:39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就像那部魔域桃源,首先交代的是桃源里风土人情,与世无争,但接着就开始交代这里面也存在利益纷争,是是非非,最后得出结论,这个世界本没有桃源
Posted by 100 () at 2005-09-09 09:45:28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