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冷静一下

好吧,我承认自己昨天的言论比较激烈。对于一个年纪都可以赶上我父亲的老教师(何况是领导),我的发泄并不是很厚道。更何况我的文档中还留下了他的名字,这是不尊重他的。就像我爸说的,“农村的人把一件任务教给你,并非只是利用你。同时也是一种信任。”我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当时给气昏了头,满脑子都是不爽。现在想来,的确,要是他不信任你,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工作给你做的——这些天区督导组来检察,事关学校大事。更重要的是理解老师的难处(虽然这听起来很像是借口),毕竟让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写什么论文并不可能,可能唯一会落下口舌的就是拿本93年的杂志吧。不过,这可是学校唯一的英语读物。

之所以自己反映那么大,恐怕是出于对自己私人空间的重视吧。我宁可在自己空闲的时候给别人帮忙做事,也不愿意在自己已经计划好的时间表中做一点点的小事。这也看成是文化冲突。因为在这里,私人空间这个概念几乎是不存在的。大家每天都在一起,随时可以进入别人的生活。不像在上海,各自都尊重别人的隐私。但是这又是我一直无法接受的。我总是想尽办法躲避各种“不必要”的事务,比方说无止尽的聊天啦,喝酒啊什么的。可即便这样,我所能享用到的属于我自己支配而不被人打扰的时间还是很少。

所以,各位如果也想做一段时间的志愿者的朋友们,请作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对现实有了足够的预期,就不会失望太多。现在我已经平静下来了,其实你接受了它也并无不好。起码让我和当地的老师们拉近了距离。人和人相处,总得做些自己不情愿的事情。



Posted by at 10:41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