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一个六度的例子

CZ昨天在她的日记里提到了去铁二中碰钉子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还是挺理解对方学校的态度的,所以也没有觉得特别委屈之类的。事实上,那天当我和校长提出来有北京的学校愿意和我们展开通信的时候,他就没问我是怎么联系的,我已经很感激了。要是问了,我恐怕只能这么说“从网上看到了我们学校的事情,觉得很受感动,于是和我联系了。”否则总不见的说是我的朋友吧。(当然,我相信校长是不会像那位教导主任一样,说“女朋友?”的,:P)

朋友”这个说法,给人听起来总是不太牢靠。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要是我是学校领导,恐怕我的想法也是一样吧。朋友的关系并不是一种正式的工作关系(当然,可能在某些语境中这么认为),多数情况下,朋友带有更多的私人性质。但是如何把这种私人的关系延伸到实际的工作关系中呢?其中的差距又多少?我想也没有个定论。因为朋友关系本身就不是一个刚性的定义,它的伸缩性很强,哪怕打过一个照面,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认为是朋友,而莫逆之交也是朋友,其中的范围太广,无法被简单的定义。

而且,一旦我接受你的朋友,意味着某种信任关系的达成,先不说现实生活中的情形,就我和CZ的例子来说。这样的信任关系可以维持吗?如果说,我和CZ可以通过网上的通信,blog,IM(现在还没有,这恐怕是最不可思议的)来建立友谊和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已经被证明可以延伸到现实生活中,但是我们身边的朋友,同事,家人都能接受这种信任关系的延伸吗?这恐怕很难说,也许和我们同辈的朋友们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长辈或者对于网络没有很深理解的人可能未必能够认同这种关系。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那位教导主任会认为“如果是男朋友就没问题”吧。除非是某种私密性很强的联系,不然在一般人的眼中,朋友实在不是值得信任的工作基础。

若是把范围局限到六度或者blog,SNS的范围内,虽然我们一般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建立的联系是比较可靠而真实的。但是这恐怕也要看究竟其中牵涉的利益(不喜欢这个词,不过好像比较恰当)在怎样的范围之内。如果只和个人有关,那么关系并不大,因为最多是个人的信任遭到了损害。如果有实际的利益在其中,比方我们这个例子中,教导主任是要为学校的工作负责的,他对于这种关系持审慎地态度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一旦牵涉到利益,随之而来的就是责任,任何的人变得保守而谨慎都是正常的。因为朋友关系是不用被追究责任的,而法律所规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却是无法被推脱的。

但我们如果换个角度,如果教导主任答应了,他会要负怎样的责任呢?这又很模糊,我还想不出这其中可能出现的事故诱因(当然,这大抵是因为我没经验)早上和OCEF(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Jenny说起这个事情,她就揶揄北京的学校都比较胆小,而南方比方说广州那里就挺开放的,这类事情很好说。这一方面有地理因素,另外我想大概是“理念”,总体上来说,学校(政府岂不也是?)是比较保守的,一切以“稳定”为前提(好熟悉的词)。他们更愿意在既定的路线之内行走而不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其中又以领导为甚。而要改变这种倾向又岂是教育的事呢?



Posted by at 09:09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我想知道你是谁 想和你做朋友
Posted by chen (http://mei) at 2006-03-27 14:32:10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