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发脾气了

今天发了脾气。不是对学生,而是一个同事。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本来课就很多,早上的2,4,下午的5,6,7。但是我还是向FR要了一节生物课。是第三节。反正她的课也讲完了,她也不想上。那么就拿来给我讲。按照进度,这个星期必须把新课都结束了,但是我还有4课,课时却只有3节。所以我也是为了赶进度。当第二节下课回来准备收拾东西去上课的时候,课代表却告诉我下一节上数学课。我问谁说的,她说是数学G老师。我就纳闷了,FR不是说好让给我的,怎么又变主意了。课代表说,G老师说把第二节课和你的第三节一换。我说也没人跟我讲啊,怎么就换了,那你们刚才的第二节课怎么上的。课代表回答道“等了你半天也没来,就全班上自习了。”

火气一下就上来了。莫名其妙一节课就没有了,还落得个有课没去上的名声。什么玩意嘛!明明我第二节有课,怎样都不会换。他也不看看课表,就自说自话地自己宣布换课了。心中的气愤就不打一处来。我跑到数学老师那里大声质问他“下节到底是谁的课啊。”他说“是我的阿,不是跟你换了嘛。”

“可我刚才明明就有课,不可能跟你换的啊。”

“哦哟,对不起对不起,这节课有人来听课,就算了吧。刚才没注意,不好意思。”

原来这个星期的教师赛讲活动轮到了数学老师,因为讲课期间学校领导都要听课。所以为了把时间给领导腾出来(因为他们也上课)只能老师候领导。他本来的第二节课,领导有事不能来,就自作主张,换了我的课。

我头也没回就走了。不想多说什么。其实很想下届科跑到教室里面干脆和他唱对台。但是,想想而已。

我大概算是比较少生气的人(因为自我克制的机制比较强),而且就这事本身来说,不就是一节课么,多上一节少上一节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在当口上,我就觉得自己委屈。好像暗地里给人家摆了一道一样——我知道这么说大概有欠公允,也不想怀疑数学老师的用心。可是我就是这么感觉得。自己感到没有被尊重,而且就是那样随随便便地,也没体谅我一下。而且做老师的,总是对自己的课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特别不喜欢别人未经允许就拿走。于是觉得不对着同事吼出来实在难以解恨(笑)。就在我在这个阴暗的小房间里在电脑上发泄我的怒火的时候,其实已经消气了大半。不过不说出来,总是对不起自己,对吧?

大抵上生气都是自己和自己过意不去——既不解决问题,也无助于解决问题。但要总那么理智,我还真是不行。

好了,还有15分钟,改作业去。



Posted by at 11:06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你问问你的同事。我觉得他们有可能会认为把这和对个人的尊重联系起来是小题大做。
 回复 cz 说:
后来他看见我就躲着我~~~
(2005-12-29 21:14:41)
Posted by cz () at 2005-12-29 20:55:55

断裂的文化层再一次在周老师身上发生了碰撞:)

我也是会把这种事情与“尊重”联系起来的观点,所以是深有同感啊。
 回复 cz 说:
一般人都会这样想吧
(2005-12-29 17:20:32)
Posted by cz () at 2005-12-28 20:35:56

大抵上生气都是自己和自己过意不去——既不解决问题,也无助于解决问题。



刚才我也犯了这个错误,同感同感,不要再和自己过意不去了
 回复 海旭 说:
:-)
(2005-12-29 15:38:07)
Posted by 海旭 () at 2005-12-28 19:17:37

以前每次领导听课老师都会改变风格。
 回复 隐藏人物 说:
呵呵,对的
(2005-12-29 15:27:16)
Posted by 隐藏人物 () at 2005-12-28 13:43:42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