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乱七八糟 - [Inner_World ]

早上和HOHO去游了泳,算是恢复以后的第一次运动吧,所以还是比较小心的,不感太大意。今天又是台风天,无比的凉爽,游泳馆里人也少得可以,真开心。

中午随便吃了点,下午猛睡来弥补我早晨爬起来看美国对希腊的比赛所丧失的睡眠。然后又看我的GRE作文。今天风特别大,听说在嘉定还有40多间的房子给吹坏了。反正在家里的我是挺舒服的。

陆同学发短信来,他现在是在温柔乡中,马上又要出发去阳朔。我今年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555。

我开着SHARPREADER的时候,发现DORIS的BLOG隔三差五地就会有更新报告,让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每时每刻都首在电脑前面呢?

目前自己的经济状况让我再一次燃起了对IPOD的渴望……

 


Posted by at 22:17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霉运不断 - [Inner_World ]

先要和昨天在MSN上和我说话的各位道个歉。昨天在我离开家的时候,至少有6个人和我说话,邮箱里也有6封邮件。不过我都没有理睬——理由很简单,我又病了=_=。

今年的假期真是祸不单行。血尿刚好,昨天起来有腹涨腰痛,中午的时候还把早饭吐了个精光。老爸给拔了罐,背上一片黑色。下午只好再去看中医,老爸说估计有点暑气,肯定是前天空调吹的。这已经是我4天内看的第三家医院了。医生开了煎药,还让回家多休息。

其实回到家后腹涨已经好了很多,可是后背的肌肉伤却让我疼得直不起腰来。所以就这么在家又整躺了一天。两碗中药下去人觉得清爽了很多,但是背痛仍然隐隐地。看来要歇段时间了。可能是因为在桌前坐太久,姿势又不好导致的。哎,这两天最让我担心的是GRE的作文来不及看了。整个星期,我只写了一篇文章,真是欲哭无泪。

看来今年注定是要遭些罪了。


Posted by at 13:42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2) | Edit |

I'm scared Part 1 - [Inner_World ]

昨晚临睡前,发现了一点小小的异样——小便的颜色好象西瓜汁一样的红色。傻傻地以为真的是西瓜吃太多了,迷迷糊糊地就去睡了。早上起来上厕所,还是这样,只不过颜色暗了些。心理终于觉得不对,把老爸喊来一看,果然,我最不想听见的事情——血尿了。老爸一脸严肃地告诉了我各种可能的原因,因为我们家有肾结石的病史,很容易就让他想起了这个,然后他说的其他可能性我听了也是毛骨悚然,心想,我算是完了。由于老爸今天要去香港,他只好让妈带我去医院看门诊,并且不厌其烦地把各种要做的检查告诉老妈。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中是五味杂陈,想到我还没尽过孝道,还没让HOHO过过好日子,我还是VIRGIN,最关键的是我竟然想到了——完了,今天单词来不及背了。

到了华山医院,今天碰巧他们换了新的门诊大楼,混乱的秩序和拥挤的人群着实让我们费了翻工夫才找到泌尿科。医生总是很简单的说:去化验吧,验尿,做B超。由于做B超的时候要求膀胱充盈,所以我不得不灌下3瓶农夫山泉。做B超的老太太态度特别好,给我前面后面上面下面照个透,最后说了句“你是运动员啊,身体很结实嘛!”那时候我正给那三瓶水折磨得肾脏剧痛。B超的结果是一切OK。尿液化验也是正常,除了蛋白+2。然后医生建议我去肾内科再看看,结果也是正常,只好再去抽血化验,结果明天拿。今天只好去挂4个小时的盐水,先把血止住。

说真的,长那么大还第一次遇见自己那么害怕的病,对于未知症状的恐惧,突然发现生命是如此脆弱,还有如此多的未竟的事情等待着我。天,原来还有一种叫做动力的东西在催促着我。

To be continued...


Posted by at 22:45 | Read more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0) | Edit |

错误,错误 - [Inner_World ]

我再一次表达对文字聊天的鄙视。

这世界上有3中状态:理解,沟通,误解。我们总是在这三者之间徘徊,从一个跳到另一个,永远向着理解前进,永远在误解和误解之间徘徊。

昨晚我才回想起来,已经有多少时间没有和人聊天,2个月?3个月?还是半年。记忆中那种每天上线,和所有的人说“你好”然后静静地等待回复的日子似乎还在眼前,可是看着IM软件上的名字,我自己都记不清楚最后一次和人通过打字这种方式交换意见是什么时候了。

我痛恨误解,总是以为可以凭借着文字冲出误解的泥潭,可是昨天我才发现我只是在这个小圈子里面打转而已。旧的文字被新的文字所代替,我拼命地敲击键盘,结果只是在这个螺旋的迷宫中越走越深,甚至忘记了最初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任凭上一行的文字把我带到下一行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和别人争论或者探讨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辩解是没有用的,就好象两个盲人在一起讨论大象是什么样子的一样,你从你的记忆中挤出一丝的概念,印象,殊不知它们到了我的脑中就变成了不知道什么东西,更何况“一开口就错”了呢。所以我永远在揣摩别人的心思,却失望地发现这根本是盲人摸象,你所想象得到的永远不是它本来的样子。

这样的结果就是2个都试图进入对方的话语中,不过却是鸡同鸭讲。我有我的立场,你有你的态度,怎么能指望一根小小的数据线把那么丰富的感情传达到对方的心中?所以我从不指望可以从文字中获得一星半点的对方的状况,既不可靠,又费时间。所以我就成了那个在MSN上人人痛恨的“没良心”的人,因为我从不和人主动说话,除非我们素未蒙面,我也就不在意把现实建立在揣测之上了。现在的我只要一看见跳出的对话窗口,心中就马上一紧,各种托词马上出口,或者干脆下线,这也就是在99%的时间里我愿意隐身而不想花一分钟在打字上。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越先进的科技竟然造就了我们越大的隔膜,真的很讽刺啊,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关心朋友要借助软件了?BULLSHIT,我可不相信。所以我宁可一年花一天的时间在一起,也不愿意每天晚上重复无聊的话。

昨晚让我想起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所谓对待感情的态度。这个问题一旦到了假期的时候就会被频繁地问起,do I look like a dude?难道我看起来很像吗?拜托,别说你是从文字的中获得的感觉。Looa at me,the real man!!我回想起了初恋的那个时候,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把感情作为自己的第一,这话现在听来只是让人莞尔而已。一个从理想主义者到现实主义者的转变,就是你发现感情原来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它并非那么小,也决非所想的那么大。猜测,憧憬,怀疑,希望,我不愿再让它们充斥我的生活,该发生的总会发生,我要做的只是把我自己的那份做好。感情已经有太多的变数,何必再让我添加烦恼进去呢?简简单单不是挺好。哪怕给人骗了,也没什么理由伤心啊。

当我敲击这篇文章的时候,昨晚所想好的一切竟然都不知去了哪里,我仅仅从大脑的这个神经元跳到那个,把依稀记得的符号组织起来,好象一个doodling Neuromancer,不知道终点在哪里。

PS,亲爱的AMY,请原谅我昨天的粗鲁和唐突,你知道我一向喜欢和人斗嘴,又不愿意认输,所以每每到最后都还固执己见,弄得大家不开心。不过,在我昨天一半认真,一半赌气的话语中,你能想到我甚至有些戏亵地想象着你一本正经教训我的样子么?还是下次我请你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Posted by at 07:32 | Read more | Comments (7) | Trackback (1) | Edit |

仍然是临睡 - [Inner_World ]

看到完成了今天要研究的ARGUMENT题目,马上放下笔来写BLOG。

早晨知道了胡芝娟老师眼睛开刀失败的消息,现在她老人家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还有一点的视力。心中很是难过,高中三年以来,她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之一,虽然眼睛一直不好,但是她上课的热情和对同学的关心我想是谁上过她的课都不会忘记的。早年插队的困苦经历使她更加需要一个详和的晚年,没想到……这种残酷的事情一旦降临到你的身边,实在需要很长时间让人接受,况且是这样一位好人。

祝胡老师平安。

中午的时候室友发短信来说他G不考了,事出突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比我早读,准备的时间也比我多,忽然说他没准备好,不考了,好象是说和直研考试冲突,还是缓一年。这样的话到头来竟然变成我一个人了,当初还是在他的激励下才去读G的~~然后我回51TEST上查询自己的报名信息,竟然说没有!而那封确认函又给我删了,真是急死我了。打电话去问才发现今天是周末,没有人上班。只好暂时忍耐住,到星期一再说了。千万不要耍了我啊!

晚上中国队又输了球,而且是在5亿观众的注视之下。并不懂足球的我不好说什么,反正任谁嬴我也不希望看到日本嬴。我不喜欢傲慢的人。

有趣的事情也还是有的,竟然有GRE班的同学通过搜索“张诚 新东方”(类似)找到了我的BLOG,而且还不是我班的同学,我自己搜了一下,在GOOGLE的第3页,其实要说完全匹配的话,也只有我这一个是的,可是可能是PAGERANK的关系,给挤到了后面吧。能够通过BLOG认识新的朋友,真是奇妙的事情。

明天要出去,GYM是要暂时停一次了。


Posted by at 23:52 | Read more | Comments (7) | Trackback (0) | Edit |

临睡前 - [Inner_World ]

快要睡觉了,才发现今天的时间还早,干脆写点东西再睡觉,免得到时候在忘掉。

下周二约了同学见面,继续维持我们一年见一次的习惯(其实去年才开始),预计到场的有000DET同学,林猩猩同学,VEGA同学,颜珉同学,张垲同学,赵辐之同学(待定中),KIDA同学因为身在广州,我们会想念你的。这次张懿还叫了些女生,希望不会很尴尬=_=。地点时间都待定,谁知道人民广场附近哪有可以吃饭聊天的好地方?这两天为了搞定来的人还有觉得日期都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因为一年大概就见这么一次,有的人还是2,3年没见到了,所以每通电话都要说好久~~~今天作文来不及看了,算是偷懒一次吧。

今天终于在跑步机上坚持了30分钟,当然是连走带爬,下来以后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竟然不觉得累,真是有意思。力量练习当然还是继续,前些日子的酸痛也好多了,看来明天要加大强度了。


Posted by at 22:28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3天啊 - [Inner_World ]

3天不算长,3天也不算短.

废话。

我已经整整3天没有写BLOG了。这段时间好象过得特别快,我想抓住它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自从GRE班结束以后,就每天陷入和时间赛跑,但是又不知道做什么才好的状态。9/6日就要考作文了,每天盯着400多道的题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希望不要在沉默中变态。

前天开始了GYM生涯,这些天都是在腰酸背痛中度过的,今天在更衣室里听了“健美骑士”(闫良语)的话,实在是惭愧,他说你们要是想减重,每天起码跑30分钟以上。MD,我最痛恨的就是长跑了,可是却不得不在跑步机上消磨时间,不知道FREAK同学的5KM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真要命。

 


Posted by at 17:48 | Read more | Comments (5) | Trackback (0) | Edit |

预感 - [Inner_World ]

今天轮到江奇的作文课。上下来感觉就像他说得那样“我说话语速快了点,你们想要一边听我课一边记笔记是不可能的,所以最好一个人记笔记,一个人听我上课……”,2个半小时我都在疲于奔命,笔记本上也像画符一样地涂满了各种我自己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符号,还有更多他说的话我还记不下来,天。

反正我是意识到了G这东西不靠突破是不行的了。马上也要结班了,我的更苦行的生活也要开始了,照江奇的话说“我的作文不用多看,每天看6~8小时就够了,其他的时间你们可以用来看VERBAL,吃饭么早饭10分钟,午饭10分钟,晚饭稍微多点,15分钟,中午休息30分钟,其他的时间,睡觉6小时就够了,一天可以用14个小时看GRE……”他们当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我想象得出他和小陈每天看到2,3点的样子。

下午和HOHO去了游泳馆游泳,今天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多,就跟下饺子一样,我就在水里泡了1个小时,偶尔还去深水的地方尝试了一下,3米的水深还真挺好玩的,有时候挺让人害怕,可是却又觉得无比地自由,什么时候人少再去游泳就好了。

借了Z1,明天上课好好拍一下。


Posted by at 21:30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1) | Edit |

做个舒服的梦 - [Inner_World ]

今天早上的课恐怕是这几天以来最为欢乐的了。首先是张诚今天情绪高昂,连骂日本鬼子+巨好笑的笑话搞得我肚子都笑得疼了。真是应该拿录音机把他的话录下来,经典呀。然后再我们的恭维+起哄下,教阅读的老杨也忍不住上来献声一曲,还是张国荣的广东歌,最后还来个“多谢,多谢”呵呵。4个老师里面只有江奇目前幸免遇难,不过我看他也悬了……

昨天晚上爸妈出去散步直到10点多才回来,原来逛到同事家里。听说人家准备在海南买套房子,10万,就一间再加上厨卫,然后对面就是大海……一时间各种浪漫的想法在我脑海中涌现,什么一年去那住个1个月啊,特别是冬天,在那个安静的地方每天在海边散步~~~呵呵,刚才跟AIR说起这事,他说就当做个舒服的梦吧。也对,这事能成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不过这舒服的梦到是能让我美一阵了。

 

 


Posted by at 17:0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1) | Edit |

快乐&忧伤 - [Inner_World ]

今天的填空课是这几天以来我唯一没有睡着的课了,一方面的原因张诚这个人比较有趣(老师),还有就是今天的气氛实在比较HIGH,在前天教词汇的陈轶的热情介绍下,大家都知道他歌唱得好,所以从上课的意识开始就嘘他,叫他表演,甚至在中午的时候前排的同学还制作了写着他名字的POSTER,像对歌星那样每人举一张,实在是搞笑,最后不得不献声,唱的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真是不错,呵呵,他还说等结班了大家一起唱歌去,然后还不怀好意地说其实陈轶很会做托马斯回环……明天有得看了,哈哈。

下午回来的时候赶上一场大雨,我一路狂骑,创了30分钟回来的新记录,被雨淋了一身,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在雨里面骑车是什么时候了。

本来想在晚饭前写好今天的内容,可惜和AMY一聊,时间就过了,本来想好写东西也就忘了。现在每天都没个固定的时间写东西,所以节奏老是很乱,往往想写的时候没机器,有机器的时候又不知写什么好了。似乎每次一有人跟我说到GRE,就问我“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啊”然后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问题。呵呵,其实这就是一种尝试,我对自己能够成功登陆美立坚的概率自己还是清楚的,一来不用想那么长远的事情,二来,真的有太多的事情是现在的我所无法控制的。我记得前个月和陆同学也讨论过以后啊,将来啊,做天更是很闫良说了有一小时,结果总是从种种假设转到另外种种的假设。未来6个月内会发生什么我根本是无从知道的,我所能做的就是努力,然后接受这一切的结果,就是这样。

分别总是个另人讨厌的话题,可是似乎这个问题最近一直被人问起?说实话我对于这些真的无能为力,我所渴望的和别人想的不一样,那我又怎能要求别人来屈就于我,说回来,还是现在能力有限。以前在高中或者是刚进大学时候人是那么浪漫,但是现在已经要开始考虑各种现实的问题。我知道有这么天一定会到来,可是无法回避~~~~无奈。

已经想不清有多少个夜里做梦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得不和身边的人说再见,然后去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我真的不想离开,可是,与其在这里保持现状还不如去寻找新的机会。可能男人在这点上和女人不同吧。为了未来的一些东西,我不得不放弃目前的很多,但是留在这里我还能够一直拥有它们吗?大家都在变,有一天当我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变得我认不出的时候,这种留守还有意义吗。

其实说白了,如果有很多钱的话,买个大房子,大家住一起多好,到现在我仍然很憧憬这种生活。呵呵,听上去也许很傻,每天听音乐看电影打球,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什么谈恋爱,生活的意义,世界的存亡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要求这点就好。可是似乎还是太多了。我花一辈子的努力也许都达不到。也说不定没多久就厌倦了也可能呢。天知道。哎,这就是我的UTOPIA吧。

我真不原承认说美刀还是决定因素,谁还能告诉我别的出口。


Posted by at 18:16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1) | Edit |


Page共3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我的古怪想法和想做的事情
我的Del.icio.us摘要
我的照片
www.flickr.com
makzhou's photos More of makzhou's photos
我正在读
我想读的书
我喜欢的音乐
最近听的东西
barometer's Last.fm Weekly Tracks Chart
留言板
除非特别声明,
版权宣告采用:
Some Rights Reserved
中文创作共用协议
拷贝本站内容敬请:
1.署作者名及链接
2.确保非商业用途

中文网志2005年会      下载Firefox浏览器 Subscribe with Bloglines



Subscribe in NewsGator Online

_uacct = "UA-58579-1"; urchinTracker();
Links


Hit Counter

Total:



 RSS 1.0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 20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