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7年级学生流失情况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1班,原有学生72,走了3人。两男一女。两位男生给退学(打架)。女生本来是班上的倒数第一,后来自己不来。

2班,71人,走了1个,为男生。理由是读不进,不想读。下学期还有一男一女不来,原因不详。(据说可能是不想读)

3班,原有70人,走了5个,3男2女。都是成绩太差,读不下去。

4班,74人,走了4个。3男1女。

5班,70人,1男生不读,现69人。

6班,原有74人,4人不来。皆为男生。理由是读不下去了。

总计7年级学生431人,流失18人,比率为4.1%。其中男孩占多数14人,女孩4人


Posted by at 16:16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1) | Edit |

作文比赛得奖作品 初二部分 三等奖:我的成长历程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每个人的历程都不同,有的可能是一帆风顺,但也可能充满坎坷。相信你们的成长历程一定很精彩,你们想知道我的成长历程吗?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在我的成长历程中,喜怒哀乐的交响曲整天在我的耳畔响过。

值得我欢喜的是:我六岁时,妈妈带我去了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的渭南,带我去渭南的每一个好玩的地方,给我买我最喜欢的衣服,对于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来说,那确实很幸福,很快乐。更多的是欢喜。

我八岁那年,妈妈让我去上学,可我那是根本不想去学校,因为在学校每天都要受到那些“坏”姐姐“坏”哥哥的欺负。每次回家既要写作业,又要帮妈妈干家务。每当我写作业时,耳边便响起了让我不可思议的话语:“小艳,给姐姐倒点水,快点!”……每天听到这样的声音,我真的很愤怒。

十二岁那年考试得了第三名,我悲痛至极,一向聪明好学的每年都得第一的我竟然考得这么差。更令我不安的是几乎每次都要遭到同学的嘲笑:“不是很聪明吗?怎么得那一点儿?不是一想很骄傲自大自以为了不起吗?怎么也有失败的时候呀!……”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我实在经受不起,回家关上房门失声痛哭。之后对自己作检讨。原来真的是我自己太骄傲了。于是下定决心以后一定加倍努力。

经过我的努力奋斗,今年我终于得了第二名,虽说得了第二,但它只不过是对你的一个检测,其实是要看自己真正掌握了多少。家里人也很高兴。只要她们高兴,我就快乐。

我相信“只有撒满荆棘的路上才会开满鲜花。”只要不怕困难,敢于挑战那么你一定会成功。从小到现在我们成功过,也失败过。成功了我们不要骄傲,失败了我们总结经验。徐特立说过:“我从来不知道是么是苦闷,失败了再来,前途是自己的。”失败了那只能代表过去,只要现在努力,那么我们的明天将会一片光明,让我们志记过去的一切,渡过一个无悔的少年时期吧!

这就是我成长的历程。


Posted by at 21:57 | Read more | Comments (10) | Trackback (1) | Edit |

作文比赛得奖作品 初二部分 二等奖:成长,谁人在听?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成长是一首优美动听得歌谣,它没有城市里喧嚣吵杂的声音,没有生活中乱七八糟的声音,它是优美绵长的,陶冶人心的,无法取代的……然而,成长的旋律却在无声无息地进行着……

成长,谁人在听?

路旁的小草在听。——走在上学的小路上,路旁那两行嫩嫩的,绿绿的小草,正在随着风儿的节拍,起伏着。以前,我是用双脚去踏着它们而去的,随着一阵阵清风的扑面,我的心里好像又明白了什么似的,小草们的哭泣声与埋怨声被风儿吹进了我的心田,而我却莫感羞愧地仍然从容地踏去……

当又一次走向这条小路时,我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用自己的双脚,与路旁的小草们打招呼了,而却又是用自己的真诚的微笑,美好的心灵去呵护它们,我仍旧蹦蹦跳跳地走过这条小路,而小草们却是挺拔的成长着,直直地站立着……小草的姿态告诉了我“你的成长我在听,你从成长中悟出了真爱与善良……”

成长,谁人在听?

母校在听——我是一个懵懂而又快乐的小孩,过去的日子,我调皮捣蛋,校园里无处不有那尖锐的嘶喊声,走过老师的窗前,走过教室的窗前,听得见我的声音却又不见我的影子。过去,校园里的风儿听过我,鸟儿听过我,甚至就连一直小小的蚂蚁都对我是了解之极。然而,一次次的吵闹,一次次的倾听,一次次的领悟,又一次次地理解。我明白了老师的良苦用心;明白了自己过错之在。我变了……再一次经过老师窗前时,似乎看到了老师的默默笑语,再一次走过教室的门前时,似乎再也听不见同学们的纷纷议论了……

我,似乎又悟出了些什么,自己的变化无不使我感到欣慰与快乐,然而,又令我惊喜的是,同学们的目光已是充满了敬羡的,老师的目光也随之而改变了,我总是听到赞赏的声音,总是看到期待得眼神……校园里地宁静与安祥告诉了我“你的成长沃在听,我看到了你的巨大转变,与认真的态度,你已经长大了,你从懵懂无知变到了善解人意,从无忧无虑变到了沉思与遐想……

成长,不需要太多的人去倾听;成长,不需要太多事去冲淡;成长,只需自己去亲身体会与感悟;成长,只需要自己去细细品味……

成长,谁人在听?

另注:又一篇不知道写什么的作文……

自己在听,心灵在听,理解在听,拼搏在听,努力在听……

成长的歌谣,依旧在唱着,然而聆听它的人并不多,只要自己去感悟,则能足矣!

成长,只需自己听……


Posted by at 21:53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1) | Edit |

考核表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这是本年度学校各项工作的考核表(共有2个,在sheet1和2中)。在这份表格中就可以很清楚地体现出这个农村的学校在教育管理体系中所承担的义务。

但是与此相对应的是资源的匮乏,低下的待遇。我觉得这就是责任和能力的极度不匹配。所以一来怀疑考核表格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完成。二来,即使可以,有多少水分?特别是那些有具体的数字要求的项目。比方说优秀率、合格率等等。很可能就是到了考试的时候阅卷放水。

从另一个角度看,几乎所有的日常教学工作都得围绕着这个表格的考核内容来转,这也意味着对于不在考核之列的项目,一般学校是不会有很大的热情去开展活动的。即使这些活动可能对于学生是有益的。当然,这也帮我们这些非体制内的志愿者,如果想要好好地做一些项目,可以尽量向这些考核标准靠拢(当然,可能只是口头上的:P)


Posted by at 11:0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一个学生的来信 A letter from a former student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转录了一封已经毕业学生的信。我第一次读到的时候心中涌动的感情无法言表。立刻想到的是它是否代表了一种普遍的情绪呢?给大家分享一下。

X老师:
    你好,从毕业到现在已有4个多月了,你现在可好?一切都顺利吗?你现在在带哪一班学生?现在是否开心?也许你展开信时,不知是谁给你所写的,但我相信你不会忘了我的。
    也许你没想到在你心中那个乖女孩,对她抱很大希望能考上高中的女孩,现在落下的只是一个打工妹的身份处在他乡。每当我想起你,我就心痛。我感到愧对你给我所抱的希望。没想到六月的成绩出来将我打倒,让我没脸去见你与给我报希望的老师与同学,更对不起我的父母、亲人。我现在才感到自己好孤独,其实我在得知自己没考上高中后我也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学,但我仍是想继续学习。我不想让父母为我操心,为我找上哪所学校而发愁,所以我决定外出打工。现在体会到了打工的烦,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家人不愿意让我打工让我上学。但我也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不好,所以我没有让自己去背负着那被人指笑的面孔。我走上了人生中最漫长的道路。我现在好想好想学校,好想再次坐在你的课堂上听你讲课。回想起在你的课堂上我的心情真的比起刚到时好的多。现在我的回忆中只有在XX班的一切一切。不知我何时才能再次回到那温暖的教室听你再给我上一堂课。
    我知道现在没有文化在社会上是没有地位的混,所以我现在那学电脑。我就一心想着去学电脑,等我电脑学精了,再去想学别的。现在的社会没有真正的文化与知识是不行的。现在的我由于工作非常紧张所以一直没有时间给你写信。
    ……………………(为私人内容,故略去)
    现在的我整日是度日如年,盼过昨宵又盼今朝。希望时间能过的快一点,让我快一点到家。现在在远方的我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与亲人,好想找上一个朋友,好好的与她谈心。但这时(里)的人都很坏,在我来这里的仅仅一个多月,但已经听说了几具尸体与受伤的女孩。所以我不敢与她们交朋友谈心,我怕她们会把我带坏。现在的我不像以前那么脆弱我已变的很坚强,有再大的困难我也不会流泪,不会哭泣。就此停笔。
    祝:事业有成
            身体健康
            工作顺利
            一帆风顺

                                                                        您的学生:XXX


Posted by at 11:35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Edit |

老年人俱乐部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今天又轮到了教研组会议。这个会议一般是一周到两周一次,内容就是统一课程进度啦,或者是检察备课和作业布置情况等等。不过一般我们都私下把它叫作老年人俱乐部。我们,就是指经常在一起的年轻老师们。

为什么?因为一般年轻人是不会主动说话的——辈分的观念在学校很强的。而老教师们,基本上都是老油子。每次开会,说上5-10分钟的正题,就开始“片”(这是本地方言,就是唠磕,扯谈,聊天的意思)。说是老年人,也不尽然,大致上喜欢说话都是中年以上的老师吧,而且农村人显老,50多的跟6,70的差不多。说话的内容从你家种了几颗苹果树,今年的玉米卖了多少钱,新衣裳在哪里买的,到谁谁谁村子的谁谁谁去哪里干了啥啥啥。或者是买5块钱的车票可以坐车到什么地方。秦岭的那面是哪里。说得最多的还是学生。谁又犯事了,谁上课不听话,谁学习好。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他们的记忆力。谁是谁的哥哥姐姐,或者哪个学生的家长以前是谁的学生,全部记得一清二楚。最厉害的就是一说名字,马上就有人知道是哪个村子哪家的小孩。

刚开始的时候我挺反感这会的:简直是浪费时间嘛。而且因为语言的障碍,我很少听得懂他们说的内容。可是随着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发现听老人唠磕挺有趣的(莫非我也开始老化了-___-),这是一个了解本地风土人情的绝好机会。老人们的阅历都很深,几十年以前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学校以前的事情也都能说上来。对于镇周围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到。而且对我这样没有经历过农村生活的人来说,也是了解农民们平时都关心些什么的好途径。而且由于我基本上把他们的对话当做英语听力来做,现在一段时间下来,也是进步迅速啊。他们的方言我基本上都可以了解了(虽然还不太会说),哈哈。导致milonglong现在都不敢在房间里面和他女朋友打电话说情话了,那天他窝在被子里说了句肉麻的话,被我当场翻译出来,搞得不好意思了半天。

不过就算能听懂,我也基本上不插话,除非人家问我。我去教研组长的屋子,基本上就是凑人数的。坐在那里,看着两边的老师们口若悬河唾沫也飞一点,时不时地左右转动我的脑袋以达到最佳收音效果,也保持清醒(这是很重要的,应为经常在他们的聊天中我开始犯困)。有时候一旦他们说得快了,就需要快速转动头部,或者向年轻老师小声请教他们讲的内容。也算是每周一次的娱乐活动吧。


Posted by at 10:57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Edit |

算帐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今天anle给我算了笔帐:在一个网吧上网,付40块钱办一个会员。可以得到50小时的上网时间。(以后是5块钱6小时)。
在学校上网,一年学校要交40块的信息技术费。以一节课40分钟计算,一个人一星期可以上到一次网(机),一学期下来,最多是15周的教学周。也就是说,最多上机的时间是40×15=600分钟=10小时

相比之下,同样的价钱能够在网吧上到更多时间的网(意味着可以玩更久),那么谁还愿意去学校上网呢?而且,学校还不是每次都让学生上网,那么更加加剧了社会网吧的吸引力。我想要是每个学生都这么算,恐怕没有学生愿意付钱给学校了吧。当然,在付学费的问题上学生是没有选择的(但是他可以选择不读这个学校)。而且大多数人也不会花40块钱去网吧做会员。

那么他们为什么愿意付钱给学校呢?


Posted by at 15:14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教学笔记9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教师节的时候,同事们给我看过这样的一条短信:

上联:听狗叫看猪脸课时加重收入在减
下联:教畜生哄蔫蛋生不逢时毁人不倦
横批:人民教师

虽然大家都知道其中有多少戏谑的成份。但是这也多少反应出一些老师的思想以及怨气,当然还有他们尴尬的处境。

偏偏就在昨天,我听三年级的一个学生说,他们的一位英语老师嘴很凶,经常说学生“教你们还不如教猪狗”,我听了以后很吃惊,也很惭愧。吃惊的是如此侮辱人的词汇竟然在这个学校还有人使用。惭愧的是我知道,现在作为教师群体的一分子,旁人看到问题,总是说“现在的老师……”,自然是只会给老师这个职业抹黑。

可是我自己站到这些老师的立场上,我能理解他们的境遇。我是一个志愿者,不会在这里长久等下去,终究会回到城市。可是对于老师们来说,他们的生活何时能够得到改善,教学环境什么时候可以好一点。却似乎是遥遥无期的。想想这些老师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却只拿500多块钱的工资(经常还不能按时拿)。学生的底子又差别太多,差的学生实在是难教(诸位没有亲眼见过无法体会)。长期在这样的环境,焉能保证不出几个这样的老师呢?

我相信学生总是有闪光的地方,我绝对不要变成那样。


Posted by at 10:19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学生日记2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教育 ]

FR班上的学生:“天有不测风云,我们班上竟然轮到ZYY老师教语文……”(注,ZYY老师就是六班的班主任,以严厉出名,而且,她也是FR班的语文老师……)

“上ZYY老师的语文课,眼睛只能上转下转左转右转,就是头不能动,连苍蝇飞过去也只能眼球跟着转。”

“你(指ZYY老师)明明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你还不是疼你们班的自己学生,给我们班只不过是带个课。”

一次FR带二年级的音乐课。那天她已经上了5,6节课了。下午最后一节课之前又因为陪一个学生去看病所以晚了。她去上课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十分钟。而且嗓子都哑了。一个学生让她抄个歌词。她拿过本子,正好歌词的前一页写着当天的日记,转录如下:

“我们的音乐老师今天上课来迟了。她的声音也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我们班是最后一节课,她太累了。也可能是她失恋了。她已经22岁了。FR老师经常告诉我们有很多是不能从头再来,所以我们一定要抓紧现在的时间好好学习。”(注:里面还有很多错别字)

我真后悔没有去教这些班级啊!太好玩了。


Posted by at 18:22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Part I - [Mind_shock 志愿者 阳郭 老师 ]
其实我并不想用这个标题,可能年纪大了,对许知远理想主义有点厌倦的关系。可是一时还真不知道用生活么来形容那些年轻的教师。

来阳郭的这几天,我和学校的年轻男教师已经有了不错的交情。首先因为大家年龄相近,所以有比较多的话题可以说,再者年轻老师的普通话都比较好,这也是我们可以交流的基础。而且那些老师和龙龙的关系都很好,经常来串门,这样一来二去,连带我也和他们熟络了。并非我故意忽略女老师们,而是虽然平时见面闲聊还是会有,但是阳郭这里似乎对男女老师的私下交往有一些规矩,起码以米龙龙来说,他不会太愿意在空闲的时候串女同事们的门。“去女老师那不方便”是最常用的一个理由。那我也就姑且入乡随俗吧。

男老师中,教体育的GTY老师,照顾我的ZT老师以及教政治的WM老师加上龙龙和他的朋友小聂,大概是来往最多的了。其实严格来说ZT不能算是这个圈子里,按照WM老师的说法,因为他已经结婚了,所以要被排除在外。

起初我并没有把这些年轻的男老师当做一个群体来审视。恰巧在开学前的几天,正好都没有事——当然也是老师们互相串门忙活的时间,和上述的几位老师都有过比较长时间的聊天。一些共通的印象让我本能地把他们练习在了一起。至于是否在社会学意义上可以这么做,我姑且都不想那么多了吧。

生活的无聊恐怕是他们第一个共通的抱怨。这种无聊不仅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就物质生活而言,阳郭,甚至是渭南,对于这个年纪(22-30岁)的年轻男性来说,基本没有吸引力。因为周围没有任何称得上“现代”的娱乐设施。我曾经把ZT和MLL带去网吧,但是就我观察,网吧对于他们的吸引力可能维持在30分钟到1小时左右。要不是陪我,可能他们早就想回去了。这就是说,网络对于他们的吸引力并不像离不开网的我那样强烈。交谈之中我也鼓励或者说是“诱惑”过他们去上网,但是他们都表示“没啥多看的”。只有小聂对于QQ聊天有比较浓的兴趣,但是听了他的几次和网友聊天的经历,我确信他也不是那种网络沉迷者,只是愿意去那里打发时间而已。现在想来我比较后悔的是,没有请他们例举他们比较喜欢去玩的地方有些什么。比方说桌球、录像厅(现在可能被网吧取代)、或者舞厅、KTV? 我想这个部分我过些天会求教于他们的。

 这些老师们都拥有摩托车,顺便说一句,摩托在农村的年轻人中间是非常普遍的交通工具。那些关于农村满是自行车的陈腐念头可以丢掉了。我回忆起甚至在甘肃西大滩这样的贫困县,都有许多人骑摩托车。摩托车并不只是炫耀用,更有实际的用途。农村不象城市那样的聚居,而是分散在各个村落。加上这里有些许山路,对于自行车来说,是很费力的。而摩托则成了最便利的代步工具。况且还可以轻松载人或者驼东西。不过这里的摩托并不像我们在大城市所看到的那种,我说的是并不全是。这里更多的是所谓的“中速摩托”,就是指最高速度在80公里左右的摩托车。农村的路段都不是太好,速度高了并没有太大的实际用途,所以反而这种比较慢速的车子比较好卖。顺便说一下,这些中速摩托都是国产品牌,而如HONDA这样的牌子的车子,都能开到110。看来国产厂家的市场眼光果然独到!一辆普通的这样车,价格大概在4500-5000左右。我很惊讶对于月工资在500-800之间的乡村教师,他们竟然愿意花那么多钱购置摩托车。

说回那些老师们,他们经常向我说起“城里有啥有意思的?”或者“咱们这不行,没的玩”之类的话。特别是WM那天跟我说的,至今记忆犹新。他说你看我们这,到了放假的时候连个有意思的地方都没有,整天在学校的房子里,唉!说这个话的时候他一个人在他的房间里闷头抽烟,昏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脸。但是同是他也意识到,就这么点工资,是跟本没啥地方可以去玩的。小聂那天跟我说,“我前天去渭南,才2天,也没觉得花了什么钱,但是口袋里就少了几百块!”而当问起其它老师工资够不够用时,都说“不顶用”我不知道这是否可以看成那些见过些市面,且有知识的教师群体对于自身经济收入以及生活状况还有物质需求之间的矛盾的一种表述?但是无可置疑的是,他们的愿望和现实之间的落差我是真真切切体验到的。GTY老师的话可能比较有代表性“你说这些钱不够吧,可也是钱,但是你要想买个(汽)车或者房子什么的,肯定是不够的。”其实这种认识,不仅在农村中,在我的记忆之中,它们也充斥在城市中那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30岁左右但是工作收入平平的人们。这无奈,用“人民日益高涨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经济基础之间矛盾”来形容,恐怕再简洁不过了。

如果我们换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他们对物质生活的追求能够被满足吗?我想“物壑难填”这几个字的意思每个人也知道。可是这难道说在物质生活和经济收入之间真的就找不到平衡点了吗?我又持否定的态度。这好像是一个绕弯弯的问题。但是我相信的是有那样一种价值观,能够平衡他们。好像和老师们的话题扯远了。就我的看法,起码在目前的义务教育体制下,老师们的工资不会在短期有大幅度的增长,那么他们的这种无奈会一直持续下去。换个说法,如果这些老师能拿到渭南的平均工资水平,他们的生活就会幸福吗?这个问题恐怕值得深思……

 

 

 


Posted by at 21:11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3) | Edit |


Page共19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我的古怪想法和想做的事情
我的Del.icio.us摘要
我的照片
www.flickr.com
makzhou's photos More of makzhou's photos
我正在读
我想读的书
我喜欢的音乐
最近听的东西
barometer's Last.fm Weekly Tracks Chart
留言板
除非特别声明,
版权宣告采用:
Some Rights Reserved
中文创作共用协议
拷贝本站内容敬请:
1.署作者名及链接
2.确保非商业用途

中文网志2005年会      下载Firefox浏览器 Subscribe with Bloglines



Subscribe in NewsGator Online

_uacct = "UA-58579-1"; urchinTracker();
Links


Hit Counter

Total:



 RSS 1.0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 20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