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mancer: Mind, Thoughts, Info...overloaded... 这个日志最近一年:05年9月开始,记录的是一个志愿者在陕西一个农村中学的支教经历,对农村教育的反思,同时我也希望它成为有价值的社会学记录以及公民媒体


第一…第一次!之卷 - [Mind_shock 志愿者 ]

在紧张、激动和稍许的兴奋中,我终于完成了我的第一次……

从以上的语气就可以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到底是怎样的了。虽然现在温度并不高,但是我已经基本上汗水湿透了,并且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不停地喝着刚买的可乐(还是冰的哦)。刚刚才结束的两节课,现在回想起来还意犹未尽。

下午先上了一节计算机课。我大概花了20分钟就把准备的讲稿说完了。一是因为我本来语速快(已经有很多人提醒了我),二来我是个急性子,然后又容易紧张。所以尽管我已经尽量放慢了语速,摆出满脸阳光般金色的笑容(迷之男声:我呸!)但是……还是避免不了只花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原本预定的东西。接下来的30秒内,头部和背上开始分泌大量的汗液,头有点点晕眩,浑身燥热,口干舌燥。

于是我拿出事先准备的茶水,喝了一口,镇定一下,继续维持笑容,然后……还是没东西讲。那个时候真的是头大了 ,呃,虽然现在已经很大了。于是对大家说,今天内容就到这里,大家自己先看书吧。接着又让他们讨论一下,终于把时间耗尽,然后仓皇出逃。

没的休息,后面继续上英文课。可能是这个班级的同学更乖一点,上课基本都是睁大眼睛盯着我,而且说到英文我就兴奋,虽然GRE考得不好,但是自己总感觉有许多的东西想说,于是从英文是什么,扯到英文和中文的区别,然后说说字母音标和拼音的异同,最后在板起面孔跟他们说学习时候要注意的问题。抬手机一看,居然只剩下了5分钟!!真是出乎意料。这样一来心情自然好了许多,继续说两个笑话,跟他们拉近一下关系。

接着我就蹦出了教室!

希望明天早上的课也能这样好。


Posted by at 18:15 | Read more | Comments (11) | Trackback (0) | Edit |

A different lifestyle - [Mind_shock ]

早上陪一个朋友去买了数码相机。购物的间隙闲聊了一会。Patrick是我的初中同学,高中的时候转学去了另外一所学校。后来去了复旦。上个月在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听他说他找工作去了某个著名的投资银行,所以正好也想找个机会打听一下投行的神秘面纱。因为对我来说,各个投资银行的大名虽然早有耳闻,但是真正的样子却是无缘一窥。毕竟我的生活圈子可能和学术圈的关系更大吧。

我最感兴趣的还是究竟怎样的人才能进投行呢?成绩优秀?社会工作突出?还是别的什么呢?他告诉我除了成绩以外,最重要的可能是一颗聪明的脑袋,流利的英文,对行业的关心和了解以及最重要的,就是和他们里面的人一样有ambition,还要有强烈的进取心。与其说老板是根据你的学识背景来判断你,不如说他是根据你的性格来判断你。知识是可以学习的,但是你是怎样的人是无法改变的——这是我从他那里听到的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怪不得他会在全国只招各位数的人里面脱颖而出!

他说的这些标准和他的个人也是十分吻合。我印象中他以前就是一个有强烈进取心的人,更不用谈成绩之类的了。不过我也听他说在这样的公司中做一个星期要工作100小时以上,周一到周五每天从早上9点到凌晨2点。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死掉吗?”这样子工作三年,不晓得还有多少人幸存下来?虽然1年几十万的工资确实很高,但是他也承认,就拿那点钱买时间吧。毕竟要完全投入工作,不是谁都受得了的。其实钱并不是最吸引他的地方。参与这样工作,可以认识到许多公司的老总,CEO,国家的领导人。我想从这样的人际关系里才是可以获益更多的吧!毕竟你能从这样的人身上学习到更加多的东西。这样积累、成长的速度要快过你自己一个人在社会中打拼。

我想虽然以后我应该不会走上相同的人生道路,不过人奋斗的方法总是一样的。比如说他很早的时候就确定了自己的目标,然后做了许多非常好的intern,加上自己本身的努力,才达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可惜今天时间太少,没有办法深入交流。对我来说,了解不同的人生经验本身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Take care Patirck!


Posted by at 17:03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Edit |

Where hava all the jobs gone? - [Mind_shock ]

2005年的3月对本系所有的考研同学来说是个痛苦的日子。因为他们全部都没考上。也就是说,他们都得找工作去了。其实我说的考研同学,也仅仅局限于外地同学而已。因为我到现在还没听到哪个上海同学说要去考研的。除非像我的室友一样有直升的资格,否则,他们都无一例外地去找工作了。恐怕今年的就业形势比往年要更严峻吧。而且按照现在上海的房价,就凭2000块左右一个月的工资,哪买得起房子呢?唯一现实得方法可能就是和同学合租一套房子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昨天听颜的老爸说,他们浦东新区的现在公司的老板或者都管理层基本上都是外地过来的,上海人一般很少,而且老板也不想雇上海人,因为同样的工资,可能外地的雇员更勤恳地工作。他们更嘲笑说本地的好房子都是外地人买的。

那么我想知道,那些工作难道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吗?或者说难道都是在外地的公司干到了高层然后才跑到上海来?


Posted by at 17:4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潜规则之一 - [Mind_shock ]

学校图书馆有这么条规矩:一旦您离开座位超过20分钟,那么其他人就有权坐您的位子。

但是这条规矩从来没有完美地实现过,为什么呢?

虽然身处上海,但是其实上海的冬天还是很冷的。我说的冷是相对于北方的学校大都有供暖设施而言的。而上海因为在长江南面,所以并没有暖气。冬天的时候就特别痛苦。再加上我们这所学校比较老旧了,所以在教室一般是没法看书自习的。而整个学校唯一有空调的地方——就是图书馆。

但是我们的图书馆只有300个座位。

也就是说,注定大多数的学生是没法在图书馆找到位子的。因此就诞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天早上在图书馆门口(其实是阅览室),排起长长队伍。队伍的长度与离开考试的日子成反比。比如说今天。还有1个礼拜要进入考试周了。7:30不到,就有了十几米长队伍(8点开门)。好象排队买房一样。所以为了有位子,我们寝室不得不6:30就起床去排队。基本上就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一般都是一个人占了好几个位子,然后等同学来接手。但是也有情况是一个人拿本书就放在位子上,然后大半天没有人来。不过一般大家也都比较客气——先找没人的地方(即使上面有书)坐着,等来人了再换地方。但是总有些那么不客气的人,或者说认死理的人。他/她非要按照管理员说的“规矩”办事:你离开20分钟,我就坐位子了。

在临近考试以前,这样的人特别多。而且脾气都很火暴。昨天和今天都有为了占个座位而吵起来的。今天更夸张,竟然有男人坐了一个女生的位子,还得理不饶人,把拿女孩气哭了。

话题再说回来,为什么管理员颁布的规矩无法被执行?我觉得是这样的:首先,你没办法保证自己能够一刻不停地在图书馆坐上一天。第二,我也不相信有人可以把自己出去的时间精确地控制在20分钟以内。一次两次也许可以,但是你能保证每天都这样?我不相信。

所以,如果你无法保证自己的位子给人坐掉的时候能够心平气和地离开(我相信大多数都不会很爽),那你就遵守“潜规则”:这个位子我占了就是我的,不管我离开多久。乍看起来好象是很无理,其实却很有道理。第一,我们必须尊重所有愿意在6:30起床冒着寒风来着破图书馆自习的同学。如果你愿意,也请您赶早。第二,如果你某一次成功地利用了管理员的权威,占了“人家”的位子,你能保证你不离开超过20分钟?你对别人做的事情很快就会落到你自己的头上。所以逞一时之快是没有意义的。当然,除非,一,你只来一次图书馆。二,你愿意一天3餐都在图书馆。(或者你精确地把握自己的行踪)。

这个事例生动地体现出了“潜规则”以及“博弈论”的精华。在约束条件(位子有限)的情况下,管理员总是表面上维护他们自己的规矩(实际上他们就经常自己给馆长的儿子留位子),所以那正式的规则只是做给他们自己看的。

其实话说回来,何必为了一个椅子就弄得那么紧张呢?我觉得只要是男人,就没必要和女生抢座位:她们在力量上永远是弱势。还有,如果真的很想在图书馆看书。那就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反正人来了再让嘛。和气一点问别人(我觉得这是每个人因该做到的,不管那座位是不是你的),就不会有事了。有人占没人坐的位子永远到处都是,我不相信你只能站着看书。如果您真的讨厌坐在别人的位子上,那也请早起。

早上看到那男生的嘴脸,真想揍人啊!!


Posted by at 09:57 | Read more | Comments (7) | Trackback (1) | Edit |

差别 - [Mind_shock ]

晚上在寝室楼下的报栏驻足了一下,看看乌克兰的动荡的局势。突然发现那在遥远的西边所发生的一切和今年3月台湾的大选是多么的相象。甚至现在的“选举无效诉讼”不也曾经是蓝阵营打出的最后一张牌么?所不同的可能是蓝阵营没有俄国人的撑腰吧。当然我们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地支持他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在2出闹剧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很奇怪了。在3月,他对绿那一方简直就是听之任之,可是现在呢?不就是个第一轮选举嘛,还要派国务卿出来发表严重关切。难道说乌克兰和台湾在他的战略版图上重要性真的有那么大差别?还是他真的很愿意和台湾的某些疯子打交道。

不晓得最后乌克兰会不会演变为美国和俄国的全面介入。看来这种可能性是不很大的。不过这样仅仅几个百分点的差距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觉得乌克兰的反对派还是应该向台湾的某人学习一下,在身上涂点西红柿汁,多争取点选民才对哦!


Posted by at 07:4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寻找真实的上海 - [Mind_shock ]

晚饭后在网上闲逛的时候发现这样的文章:《发现真实的上海》,一个英国人写的(好象),感觉挺有意思,就摘了下来。

在一个外国人眼中的上海是什么样子的我并不是很知道,起码在我的眼中,她并没有电视媒体上宣传的那么美好。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所发现的上海是被外国的资本和外国的品牌全面占领的上海。他只是从商业,市场,时尚的角度来理解上海。在这里“上海”这个名词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她和东京,纽约这样的超级大都市相比并没有很大不同。

上海不仅是超级市场,时尚前言,她还是一个维持着1600万人民生活的栖息之地。虽然我不愿意看到她沦落到西方的二次殖民地,但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政府在吸引外国投资,开放市场的同时,也不知不觉把某些标志城市特性的东西给遗忘了,而这正应该是上海和别的大都市不同的地方。可是我又说不上这些究竟是什么。难道是30年代的繁华?还是80年代满街的自行车或是90年代出那些充满蜂窝煤的小弄堂?肯定都不是。这可能就是这个没有多少历史的城市的困惑吧,永远想走在时代的最前面,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真正的闪光之处。我想这也许是每个发展中国家的心中之惑吧。


Posted by at 21:04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DORIS也是大师! - [Mind_shock ]

自己写的东西时间多了,总是会觉得自己没劲,词语啊句子啊翻来覆去就是这么点,小感情也就那么点,有时候像个穷酸文人.所以多看DORIS同志的文章可以让人充分体会到作为一名勇士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老子也想当皇帝呀! 强烈建议DORIS同志向王小波同志看齐~~

阅读: 朕不在乎!


Posted by at 21:5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我觉得... - [Mind_shock ]

我觉得BLOG就是充斥着文字和LINK的各种想法(THOUGHTS),每天写作,认真回复,点击LINK,阅读新的文章,回复,就是一个BLOGGER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现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人和事

BLOGS CONNECTED US


Posted by at 09:38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2) | Edit |

Big idea!!! - [Mind_shock ]

晚上在自习的时候突然想出了个计划,然后在头脑中模拟,实施,结果兴奋地不得了,哈哈,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明天决定找人实践一下。

结果在图书馆的最后一小时完全是双眼看前方,偶尔会发出轻微的踮脚和晃头,而且目露兴奋的眼神……结果把旁边的MM都吓跑了-_-。我想最多一个月,最慢2星期,就可以让大家看看我的想法了!

 

保密先……


Posted by at 22:32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老师 - [Mind_shock ]

早上起来去食堂,猛然发现今天食堂里的人比平时在学校的人还多.四下张望了一下,原来都是来函授或者是参加暑期夏令营的.学校还真是会赚钱呢.不过平时教室空关着也怪浪费的。然后今天的学校就跟动物园一样,走道哪里都会有个小导游带着一群人介绍这个介绍那个,在校园里晃来晃去的。都是些什么“青少年自我管理夏令营”,“语文之星”夏令营。真搞笑。不过现在的小孩普遍没有我们那时候开心,现在的学习压力更重。我初中那会还去天目山玩呢。现在的小孩就没出过上海的。

昨天在吃饭的时候看了两眼央视的一个连续剧,校园题材的,老师在讲台上大声地对下面的同学说:“今天你们在这里是朋友,是同学,实在同一个战壕里战斗的战友,可是一旦到了高考的考场上,你们就是竞争对手,是敌人……”从小就把那么狭义的竞争观念灌输给小孩,还在电视台里面放,真TM差。从小到大,关于青春题材的电视电影也看了不少了,从小时候的《16岁的花季》,到后来的《校园先锋》和《花季,雨季》还有些名字我早就忘记的片子。高考就是一直是电视编导们乐于讨论的话题,还有就是“早恋”,似乎除了这个意外我们的生活就是空白的。我已经听够了说考试是“带着锁链跳舞”这样的话,也烦了老师在讲台上大义凌然地跟学生说考试如何重要,难道就不能来点别的吗,看看人家的《金八老师》,《死亡诗社》那才叫老师!人生的经验,做人的道理,我们有从学校或者是电视里学到么?我们只是在那里锻炼成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把题做完罢了,就是这样的。高中的时候看了GTO,感动地要命,觉得那才是老师。那才是社会,如果说像鬼冢这样的老师在日本出现的话是个异类,那在中国他就是疯子,不可能有容身的地方。

高中应该是啥么样子的?我觉得那里应该是你找到最好的朋友,谈第一次的恋爱,憧憬未来确定理想的地方。老师应该充分把自己的经验传给我们,启发我们的智慧。哪怕没有考进好的大学,也要让学生知道生活的道理。

可惜,我们的老师连自己生活的道理都未必知道。

所以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好老师。God damn it!haha


Posted by at 15:54 | Read more | Comments (9) | Trackback (1) | Edit |


Page共19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我的古怪想法和想做的事情
我的Del.icio.us摘要
我的照片
www.flickr.com
makzhou's photos More of makzhou's photos
我正在读
我想读的书
我喜欢的音乐
最近听的东西
barometer's Last.fm Weekly Tracks Chart
留言板
除非特别声明,
版权宣告采用:
Some Rights Reserved
中文创作共用协议
拷贝本站内容敬请:
1.署作者名及链接
2.确保非商业用途

中文网志2005年会      下载Firefox浏览器 Subscribe with Bloglines



Subscribe in NewsGator Online

_uacct = "UA-58579-1"; urchinTracker();
Links


Hit Counter

Total:



 RSS 1.0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 2002-2005